新山水·新画卷·新作为 ——先行区建设第六次推进会侧记
发布时间:2021-11-23 15:56 关闭本页 分享:

11月21日上午,“银川蓝”刷爆朋友圈。照片中,无美颜、无滤镜的银川,天空湛蓝,白云清淡,城市静美,贺兰山伟岸的身姿傲然挺立。

彼时,距离银川市区几十公里外的贺兰山脚下,自治区党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陈润儿,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咸辉,自治区政协主席崔波,正带领自治区省级领导和各地级市、区直有关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冒着严寒从平罗县崇岗煤炭集中区辗转星海湖、再深入贺兰山腹地大磴沟片区,实地考察生态环境整治修复情况,实地感受“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的真理力量,实地感受齐心协力、真抓实干的绿色实践,剖析“石嘴山样本”,学习石嘴山经验,坚定信心、汲取动力。

当天下午,自治区党委和政府在石嘴山市召开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重要讲话精神暨先行区建设第六次推进会,深入学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再次统一思想、深化认识、凝聚共识,坚定担当政治使命,不断增强行动自觉,大力弘扬实干作风,举全区之力、汇全民之智努力交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建设的精彩答卷。

时间,无声无息、无形无相,但在奋斗实践的转化下,便成了脚下的大路、眼中的风景、心中的力量。

去年6月以来,自治区党委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努力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的殷殷嘱托,先后召开6次推进会,从炎炎夏日到秋风乍起、再到冰雪消融,从六盘山到贺兰山、再到黄河两岸,部署一环扣一环、落实一锤接一锤、推动一步紧一步,以坚定担当和勇毅前行把先行区建设转化为生机勃勃、青春绽放的新山水、新画卷、新作为,转化为干部群众干事创业、建功立业的重要舞台。

石嘴山,便是这历史潮流中将使命担当转化成发展机遇的生动注脚。

一座山又“回来了”

冬日,汝箕沟大峰露天煤矿周围,曾经车水马龙、彻夜排队拉煤的热闹景象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山风低吟、鸟鸣啾啾。

虽是万木凋零的季节,但一株株扎根在煤矸石和矿渣堆上叫不出名字的植物,仍然顶着光秃秃的脑袋倔强地挺立在寒风中,远远地连成了一片。

“待到春暖花开,这里将是一片葱茏。”宁夏重点研发计划项目贺兰山保护区采煤迹地生态修复技术及模式研究项目首席专家刘秉儒,看着眼前毛茸茸的“小家伙”们,眼中满是希望。近年来,刘秉儒带领科研团队,选择出20余种适宜在贺兰山生长的乡土植物,将整治后的7万平方米示范推广区划分成28个不同试验小区进行物种种植。“通过试验,我们将选择出最适宜的物种,宜林则林、宜草则草。”刘秉儒说。

大磴沟站,7526次绿皮小火车缓缓停靠站台。如今,登上同一辆列车的,不是上下班的煤矿工人,而是来这里感受自然静谧、欣赏山峦丰姿的游客。

刘秉儒的蹲守和小火车的“穿越”背后,是自治区党委和政府痛下决心的坚定之举。

巍峨的贺兰山为宁夏平原遮风挡雨,被宁夏人称为“父亲山”。然而,在靠山吃山的传统发展方式中,满身是宝的贺兰山遭遇无序开采,山体被严重破坏。

地处国家“一五”时期建设的重点煤炭基地和“三线”建设的重要布局点,产煤高峰期的大磴沟,不足4平方公里土地上,聚集了5家煤矿企业、45家洗储煤场,并形成了以煤为中心的挖、洗、运产业链,是当地有名的“煤炭高产区”。在以煤炭开采换取经济利益的同时,“双刃剑”的另一面也无情显现——由于长期无休止、过度开采,这里留下了5个深达百米的巨大矿坑和10余座渣山,山体植被破坏殆尽,遇风煤尘弥天,遇雨污水横流。

彼时,大磴沟站的绿皮小火车承担着附近矿区上千名职工上下班的任务,坐在火车上,大家不敢开窗,即便如此,回到家里还是灰头土脸。

从大磴沟到大峰矿、顺义矿……贺兰山伤痕累累。

2017年,贺兰山因生态问题,上了中央环保督察组的“名单”。

自治区党委痛定思痛,以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为契机,打响了贺兰山保卫战。

2019年11月底,刚刚上任的自治区党委书记陈润儿,调研的第一站便是贺兰山;2020年4月,疫情稍有好转,陈润儿再次来到贺兰山调研生态修复情况,看到满目的荒山秃岭,他语重心长地说:“贺兰山是宁夏人民的父亲山,滋养了一方水土、养育了一方百姓,没有贺兰山就没有宁夏的广阔平原,就没有宁夏的丰饶富庶,就没有百姓的幸福生活,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守护好。”

在多方力量的支持下,石嘴山市踏上了“弃煤补绿”的新征程——开展大起底、大排查、大整治,关停561家散乱污企业,退出所有露天煤矿。同时,采坑回填、削坡降级、沟道清理、坡面覆土、人工造林、撒播草籽多措并举,修复“伤口”,“复活”绿色,累计栽植各类乔木20余万株、灌木50余万株、播撒草籽6000亩,在大磴沟形成了4平方公里的“绿网”,将几十年来的一张黑白底片“洗”成了彩色照片。

贺兰山整治修复之初,质疑声不断。有人发问:“近百年的开采行为,涉及到了多少企业利益,会减少多少税收收入,能做到彻底关停吗?”有人发问:“这么大的一座山,修复得投入多少钱、花费多少人力,能坚持多久?”

2020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回头看”将贺兰山清理整治作为落实“两山论”的典型给予充分肯定,并写入督察通报予以表扬。各种声音,在坚持不懈的治理修复中,归于寂静、转为支持。

再次来看“父亲山”,虽然寒风凛冽,但大家的心里是热乎乎的希望和沉甸甸的信心——

贺兰山的整治修复雄辩地证明,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只要咬定目标不放松,保持定力、保持耐力,一月一月、一年一年持续抓、努力干,一定会让乱石长出新绿、让荒山再披绿装。

“底线”与“上限”换位,不仅是发展方式的转变,更是思想观念的变革,是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生动实践。

宁夏坚持大保护不动摇,以先行区建设为抓手,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统治理,一体推进“一河三山”综合治理,从“大创面”到“疼痛点”,刮骨疗毒、步步为营。

贺兰山脚下,被称为中国太西煤第一集散地小镇的平罗县崇岗镇,有3条延伸向银川、石嘴山市大武口区和汝箕沟的道路,将小镇围成一个天然的三角。曾经,得地势之利,这里集聚了近600家煤炭中转、加工、运输企业,被当地人称为“金三角”。但“金三角”并不像他的名字那般光鲜——延伸到这里的山体千疮百孔、满目疮痍,小镇污水横流、尘土飞扬,居民苦不堪言。这个曾为平罗县带来可观经济效益的“金三角”,在无视生态保护与发展规律的过度开发中渐渐耗尽生命能量,沦为“黑三角”。

历史欠账,躲不过、逃不掉。2018年,崇岗镇登上了中央环保督察的“名单”,警钟再次敲响。2019年以来,在自治区党委和石嘴山市的强力推动下,平罗县壮士断腕,紧锣密鼓制定整改方案、调整规划布局,克服重重阻力对集中区内企业全部停产整改,将企业数量砍掉80%,由原来的587家减少到103家,提高环保门槛,进行规范管理,无序竞争被遏制后,产品价格普遍上涨,经济效益不降反增,比整治前上涨了2100万元。

同时,崇岗镇按照宜草则草、宜林则林的原则,进行生态修复治理,探索出“以林换能”“以林换碳”模式,有效破解了植绿增绿、能耗“双控”两个难题,昔日的“黑三角”浴火重生,蝶变成生机盎然的“绿三角”。

从崇岗“点位”复绿到贺兰山全面恢复宁静、和谐,大家深深感慨:一座山又“回来了”!

一湖水更美了

寒风带着丝丝凛冽,将湖水掀起层层浪花,芦苇摇曳、湖面澄碧。

陈润儿、咸辉、崔波带领大家来到星海湖,从北域到东域、南域,沿途察看潜流湿地、表流湿地、自然湿地的净化修复成效。

位于石嘴山市城区黄河以西的星海湖,是在长期防洪拦蓄、湿地处理、生态休闲中慢慢形成的湿地湖泊,与石嘴山发展密不可分、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多年来,由于缺乏生态涵养功能,星海湖就像一个架在火上的盆,湖水不断蒸发,水体越来越咸、越来越苦,每年要“喝”掉2000多万立方米黄河水。

那时候的星海湖,还只是一个湖。

2020年6月,陈润儿调研星海湖生态治理,叮嘱自治区相关部门及石嘴山市要以高度政治自觉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宁夏重要讲话精神,并与随行干部现场研究治理举措。此后,陈润儿又连续3次来到星海湖,实地调研督战,从制定规划到责任落实,提建议、教方法,推动整治工作落实落细。

星海湖的整治,首要解决“水从哪里来”的问题。按照自治区党委“两减一治四增强一确保”要求,石嘴山市以水定湖,缩减水域面积50%,确定以大武口第一污水处理厂和威镇湖处理后达标的中水作为替代水源,每天补充约5万立方米,确保不再用一滴黄河水。

水源找到了,水质如何提升?用好湖泊湿地这个天然“筛子”——建设北域潜流湿地,在占地近200亩的192个单元格里,用火山石、砂石等做过滤网,上面种植芦苇、香蒲等,形成微生物环境;建设东域表流湿地,潜流湿地处理过的水流入这个区域,再经过植物和微生物的自然净化,水质进一步提升;改造南域自然湿地,形成全域闭合循环体系,层层“过筛”、不断提质。

星海湖是石嘴山市民的湖,重视百姓感情、发动群众参与,功能重塑、亲水近水是整治的重心。

种植各类植被4500亩,建设亭台小榭、健身步道,原来只能远远看着的湖,现在大部分被郁郁葱葱的植被覆盖,市民可以走进湖中,观赏游玩、健身休闲,使星海湖从“湖”变成了花园、公园、游园,成了网红打卡地、旅游休闲地、体育竞赛地。市民纷纷点赞,称整治后的星海湖从“眼”里走到了“心”里。

星海湖变绿了、变美了,“地球之肾”的功能得到充分发挥。

“从规划启动到整治完成,时间不长,但效果很好。我们给习近平总书记交上了一份合格答卷,也给石嘴山的群众交上了一份合格答卷。”看到星海湖的变化,陈润儿感触良多,指出星海湖的治理成效充分说明,只要下定决心真抓实干,只要齐心协力共同努力,就没有攻不下的难关、办不成的难事。

星海湖的治理,只是宁夏保护母亲河的一个生动例子。

从沙湖水生态治理到确保黄河入水口Ⅱ类进、Ⅱ类出,从六盘山的小流域治理到压砂瓜的退出……宁夏全流域治河复滩、治沙固土、治山增绿、治污除患,确保泥不下山、洪不出沟、水不变质,不向黄河送泥沙、不为黄河增负担。

让山休养生息、让水柔美洁净、让林枝繁叶茂、让田沃野千里、让湖清澈见底、让草集中连片、让沙创造价值……从南到北,随着一个个生态扇面的铺展、融合,美丽新宁夏的样貌越来越清晰。

“十四五”时期是推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也是先行区建设奋勇拼搏、克难前行、奋楫争先的攻坚时期。

在当天下午的会议上,陈润儿强调,不能满足于已有的小成效、小变化、小进步,必须以“人一之、我十之”的干劲、“九牛爬坡、个个出力”的担当,重实干、求实效,先行一步、走在前列,努力交出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建设的精彩答卷。(记者 马晓芳 周一青 姜 璐)


 附件